快捷搜索:  as

上面还有不少裹着黄巾的士兵

    黄巾军,别看已经落寞了,但是依旧是有着不少的暗藏实力,出了那些假冒着黄巾军名义招摇撞骗,烧杀抢掠的,在张燕投靠了刘家之后,正牌的黄巾,也就剩下这白波一支了。
 
    而张白骑更是当年的大贤良师张角的亲传弟子,听说还看过天书呢,虽然被打败之后,但是他发挥了这些黄巾军的主观能动性,逃到了深山里,一直存活到了现在,也正是在天下军阀混战之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发展到了现在,也已经有不俗的实力。
 
    在领路人的引领下,在路过了一个有一个关卡之后,文士几人终于看到了人类生活的地方,可想而知,你要是在深山老林里,走了老半天,不见一个人影,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袅袅炊烟之时,是一个什么样子。
 
    “呼……”文士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向前走去,看了看四周,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村庄,不!一个很大的村庄,甚至是有了一些城市的样子,只是没有城墙,而是将这深山之中的天然屏障,当成了最好的城墙来防御外面的敌人,道路两旁人群熙熙攘攘,大人们走在抱着农具,还看到几个人牵着耕牛,估计这是要赶着春种去田里耕地,小孩子就开心了,成群结队的到处打闹嬉戏,简直就就是一片十万桃园的情景,让身心俱惫的文士,心情也缓和了不少,一边走,一边微笑着看着过往的人群。
 
    但是文士冲着别人笑,别人可是不见得给他好脸色,看到有人带着文士进来,过往的路人皆是一愣,随即都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文士,就连在戏耍的小孩子们,看到之后,都是停下了脚步,打量文士片刻之后,就立即跑来了,不过那不像是跑到别处去玩,而是像是逃跑了。
 
    文士眉头一皱,面色很是难看,带路的人看到不少人都是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身后,便回头看了看,见到了文士的一脸窘迫,便慢下脚步,小声对文士说道:“这些人都是我们黄巾的家眷,以前也都是穷苦的百姓,家里面不少人饿死了,或是被朝廷给害死了,也有家里男人当了黄巾之后,与朝廷大军作战战死的,所以都是对朝廷的那些官老爷恨之入骨,看到你这一身打扮,当然都是这样的模样,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啊。”
 
    “我能不忘心里去嘛!那个眼神好似都要把我吃了!”文士心里苦了半天,他敢断定,若不是前面那人带路,自己肯定就会瞬间被这些死死的瞪着自己的人五马分尸,剖心挖肺,反正会死的很惨。
 
    文士小声疑惑道:“你家渠帅就带着这些个妇孺在这深山里呆了这么久?”
 
    带路的人听到这话,面漏不悦,这
    再往前走,又是变了模样,文士知道,已经到了军营重地,因为已经听到了喊杀之声,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座的营寨,而这个当中,受这些营寨怀抱之中保护的,就是一个做用石头家木料捡起来的一座半城池,半营寨的玩应,文士也不知道该叫他什么,城墙是有你个后木料搭建而成,也很是皆是,挡住箭矢不成问题,但是若要来个火攻,就完蛋了,更别说还有李林那些投石机了,一轮下来就全塌了,上面还有不少裹着黄巾的士兵,在举着长枪在站岗,死角都插着大旗,上面白底黄字,一个大大的张字。
 
    而四周都是一座座营寨,刚才听到的喊杀之声便是从里面传来的,文士向里面一看,都是一帮帮头上裹着黄巾壮汉在训练,一边“哼!哈!”的喊着,这些个应该就算是真正的黄巾军了,能够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经历过战场的洗礼的,加上深山之中的淬炼,一个个绳梯也是十分结实,只是手中的武器长枪居多,大刀少了一点,更别说弓矢箭弩了,而且还能看出来有一些都是刘和赞助送来的,毕竟深山老林,而且送过来的路上还有穿过曹军钟繇的地盘,所以运过来的也不是很多。
 
    盔甲就更不用说了,最低级的士兵都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只是外面套着一个黄袍子当做自己是黄巾军的象征,而高级一点的士兵则是有一套皮甲护身,只有军官以上,才会有一声的盔甲,也是有好,有坏,但是别看装备差了这么多,这些个黄巾军照样一个个劲头十足,他们可是黄巾军,拥有自己的信仰,乃是如今的汉末乱世直接的导火索,他们很多人都坚信,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完成大贤良师的遗愿,黄巾军必然会再度震惊天下。
 
    “大渠帅的客人到了,快开门!”领路人带着文士走到了那寨子的大门下面,上面的士兵都不用问话,既然能够走到这里,肯定就是自己人了,不然在一进山之后,不是中了陷阱死了,就是被己方的暗哨给干掉了。
 
    “哦!”上面传来回答的声音,寨子的大门缓缓打开,领路人一回头,给文士一个手势道:“请,里面自会有人带你去见我家大渠帅!”领路人的任务到此也就结束了,文士对他拱拱手,带着两个护卫缓缓的走了进去。
 
    “请!”已经有人在门口等候,文士一进来就带他想内部走去,没想到这寨子之中也是很大的,而且真的就跟一个军事城池一般,有粮仓,有兵工厂,还时常有士兵来回巡逻,搬运粮草和兵器,文士点点头,看来这个张白骑也是在一直准备着,知道攻打洛阳的时间要到了。
 
    终于见到了张白骑的面,那小子还真成,竟然在看书,倒是让那个文士有些意外,文士立即上前,拱手一拜道:“拜见大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