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曹军从刚才的有些慌乱缓和过来许多

   
    “诺!”张燕拱手道。
 
    司马懿眼珠子一转,立即说道:“主公,我军拿下虎牢关极快,那钟繇定然还有援军在路上,张燕将军,你不如半道伏击钟繇援兵,进而在攻打洛阳!”
 
    张燕立即说道:“司马将军好计!”
 
    刘和也点点头,道:“好!就依仲达之计!张燕,快去办吧!”
 
    “领命!”张燕喊了一句,随即便带着麾下一众将军离开。
 
    司马懿低着头,听着刘和在那里兴奋的白话这一堆没用的话,脸上浮现出了阴暗之色,自己的第一步果然很顺利,但是那钟繇也不是等闲之辈,听说现在长安的袁尚有些异动,还需要谨慎对待,对了,张燕的飞燕精骑是要排上用场了…………
 
    果然不出司马懿所说,那钟繇得知刘和猛攻虎牢关之后,一面立即修书给曹丕送去,一面立即派遣麾下大惊张全令一万精兵前往虎牢关支援王峰,本以为虎牢关乃是天下第一雄关,定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不成下那王峰贪生怕死,竟然打开了关门投降了刘和,这样当然更是还了前去支援王峰的张全了。
 
    官道之上,张全还在督促着麾下的大军加减赶路,不停的吼叫着“快!快!刘和十万大军,虎牢关危矣,我等越早到达,那虎牢关便越是安全!”
 
    这些个曹军也算是在钟繇麾下的精锐部队了,肯定是比那些个郡国兵要强,毕竟钟繇也是大将之才,训练麾下将士也是有一套的,本以为又两万大军的虎牢关,再凭借着天然的优势,定然可以挡住刘和大军,而后自己再整军杀过去,不说打败刘和,起码刘和也是那自己没有办法,但是钟繇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做,可是吧这一万兵马搭进去了。
 
    “杀!”正当张全还在用心赶路前往虎牢关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声震天的叫喊传来,而前方忽然杀出一众骑兵,挡住了张全的去路,而张全抬头一看来人的旗帜,“于?这是是谁?”张全疑惑的说道,还哪里用张全问,杀奔过来的人已经先开口说话了。
 
    “某乃是赵王麾下中郎将于毒,尔等曹军听着,虎牢关守将王峰已经打开关门投降我家赵王,你等何故冥顽不灵,快快放下武器投降,赵王仁义,降者不杀!”不错冲出来的正是于毒,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还学了几句劝降的话,知道先跟这些曹军说说,兵不血刃乃是最上之策。
 
    张全一听,立即大怒,愤怒的吼道:“什么!王峰小人,竟然干出如此无父无母之辈!”
 
    “哈哈!”于毒大笑道:“来将,还不快快投降,一面死在某的刀下!”
 
    “哼!”张全冷哼一声,喝道:“狗贼,某等得主公将军大恩,岂会受你奸计!”张全眼珠子一转,立即说道:“兄弟们,此人定然是在诓骗我等,他们只不过是小股部队绕道过来,欲诈我等,兄弟们,虎牢关乃是天下第一雄关,那里会这么快就被攻打下来!”
 
    本来听到了于毒的话,众曹军都已经开始小声的议论纷纷,而在听到张全的话,不少人都是点了点头,对啊,虎牢关何等的雄关他们会不知道,怎么会仅仅三天就被攻下来了,立即就有人骂开了。“对!这些赵军定然是在骗我们,当年十八路诸侯攻打虎牢关也没说三天就攻下来了!”
 
    “对!”
 
    “对!就是的!”
 
    张全的话,得到了不少曹军的赞同,曹军从刚才的有些慌乱缓和过来许多,于毒眼睛一瞪,大声骂道:“哼!冥顽不灵,兄弟们杀过去!”于毒一开始并没有着急的攻击曹局,以起到突然袭击的效果,一是于毒是一个不喜欢占这个便宜的人,第二个,就是有于毒有十成十的把握,击垮这伙曹军,还要什么偷袭啊!
 
    张全一听,立即喊道:“列阵防御!左右翼两路包抄,攻击敌军!”既然被钟繇派来,当然就是有写本事的将军,立即很熟悉的开始调度全军,自己身边一万大军,当然是不少,起码张全觉得自保是没有问题的,而这虎牢关到底有没有被打下来,就要等到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了。
 
    幸好曹军还算是精锐,赶紧按照张全的支使,摆开了阵型,司马懿给并州兵训练的阵法,果然与李林的幽辽军阵法很是相似,都是以骑兵冲阵,而且于毒还是被张燕派来半路偷袭曹军的,更是要有骑兵来打头阵了。
 
    于毒看到眼前曹军排说了,只见于毒狞笑着向曹军的大阵冲去,双腿一夹马腹,靠着双腿就可以控制着胯下马匹的前进,而更主要的死,于毒竟然双手送来了马缰,而是想背后伸去,“唰!”两声齐齐的声响,只见张燕从后背上掏出了两把弯刀,反手握刀,眼睛死死的等着眼前的曹军兵阵,而身后的五千人,当然都是跟于毒一个动作,只见这五千人皆是用双腿来控制战马,而双手反手握刀,狞笑着向曹军冲杀过去…………
 
 第九十五章 飞燕精骑
 
    “驾!”又一声爆喝,于毒再一次加快速度,本来就是与曹军的距离不远,冲锋的力度并不大,所有只有加快战马的速度来加快动能,从而增加冲锋的威力,而这并州马的优势也体现了出来,幽辽的战马,因为生活在极北苦寒之地,所以耐力极强,善于长途奔袭,而且身体健壮,甚少生病,西凉马由于跟西域的马匹杂交配种,混血之后,西凉马块头大,力气自然也大,而这并州的战马,正是速度快健步如飞而闻名,加上非常厚重的爆发力与加速度,好似一瞬间,就已经和曹军的兵阵相撞。
 
    只见于毒瞪着腥红的双眼,反握着两把弯刀,杀进了曹军的阵营,“长枪!快刺!”有人看到敌军骑兵杀了过来,不停的怒吼着,也根本不用他们说,飞燕精骑已接近,长枪自然就刺了过来,只见马上的骑兵,一个闪身,拿起横在胸前的弯刀,由于是反握着,所以弯刀就好似一个钩子一般,狠狠的一挥弯刀,飞燕精骑手中的弯刀就好似钩子一般钩住了刺来的长枪,借着马力一推,长枪便歪到了一边,这长枪也就刺空了,但是这飞燕精骑可是不会停下来,战马继续上前,“呜……”一声战马的嘶鸣,只见并州战马后蹄一用力,整个马身子变立了起来,一个抬脚,前蹄狠狠的就踏在了曹军抵挡的盾牌之上,带上来马蹄铁的马蹄,一踩之下,威力更强,曹军根本抵挡不住,甚至那盾牌都已经崩裂。
 
    “啊!”惨叫声响起,阻挡着飞燕精骑的曹军倒了下来,而且还是抱着盾牌倒了下来,飞燕精骑冲势不减,直接踩在了盾牌之上,盾牌下压着的曹军立即被踩的脑浆崩裂,气绝身亡。
 
    “嘿!”马上的于毒俯下身子,两把弯刀反握着探出,根本都不需要挥舞,借着战马的冲击力,两把伸出来的弯刀便砍在了曹军的身上,而且位置刚刚好,差不都就是脖子的位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