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8729

马克西米利安.休伯特心中默默念叨着呼吸拉的悠

 尖刺般的杀意从空气中消散,少年脸上浮现的,是类似逗弄宠物后的开心笑容。
 
    “冈瑟,我是伟大主人您的仆人——冈瑟.瓦利(www.13800100.com)。我和我的手下是您的短刀,刀柄在您的手中。”
 
    丝毫不敢懈怠,恭敬卑微的声音从看不清面貌的黑斗篷下面回应着新的主宰。其他跪伏在地面上的杀手一动不动等着新主子发话。
 
    从死亡崖边收回脚的杀手们已经完全明白,哪怕做出一点点的错误反应,都会招致人头落地的不幸结局。接受了效忠,能够继续生存下去,高悬头顶的利剑依然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性命由新主子一言而决这一点没有改变,也不会再改变。
------------
 
11.布伦希尔(二)
 
    “我不能理解你的做法。”
 
    娇嫩的声音里充斥着怒气,尽管有压抑情绪,但不满的味道怎么也掩饰不住。环抱双臂的姿势和不好看的脸色组合出抱怨的样子。
 
    起伏不定的情绪从精灵身上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看着眼前心情不错的招牌笑脸和那群垂手恭立的黑衣男人,胃袋又开始传来阵阵隐痛,几乎想要去按住安置那个器官的位置。
 
    “又摆出那么吓人的表情啊,知道吗?一直像上了年纪的阿婆那样抱怨个没完的话对皮肤不好哦,容易起皱松弛的说哦。”
 
    嘬了一口黏糊糊的苦味饮料,半开玩笑、半逗弄的说着,抢在涨红了脸的少女张嘴想要争辩之前,李林将话语的主导权继续把持在自己这边。
 
    “掌握在手中的力量更多一些算不上犯错误吧?为了增加更多可控的力量,有时候需要把斤斤计较的做法暂时放下才行。当然――大原则是必须坚持的,没原则的话可就什么都没了。”
 
    “是这样吗?”
 
    脸颊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强压着咂嘴的想法,眼神中满是【我没那么好糊弄】的警告。
 
    这边同样也不打算一味糊弄。
 
    “这些家伙已经算是死人了。”
 
    过于惊人,字面意思与现实严重冲突。当精灵意识到自己发出【啊?】的疑问感叹词时已经慢了一拍。
 
    “我所指的不是肉体和精神方面,而是社会层面上的【死亡】。”
 
    从事杀手工作的人可以弄到可种各样的户籍证明作为掩护来往诸国,但那层画皮一旦被扒下来就成了通缉令上的一张肖像画或者断头台的祭品,一般人更不会欢迎这样的人和他们发生关系。逃亡或者被杀――最好的杀手也摆脱不了这个归宿。
 
    工作内容完全一致的雇佣兵都比他们要招人待见一些,善终的比例也稍高,更别提那些受人们敬仰的骑士了。退休罢手后回归社会?一个笑话,还有点冷。
 
    “【适应不了正常生活】这一点可以理解,不过这好像不能成为你把一群拿钱就能杀人的家伙就这么放在自己身旁的理由。真搞不清楚你是胆略过人的策士,还是一个单纯的粗线条傻大胆。”
 
    悠长的叹息像在感慨某人的未来――因为过度自信招致崩坏的未来。
 
    “损失了500名骑兵,还是伯爵跟这个教区直属的精锐骑士。你不觉得应该有什么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吗?”
 
    “……原来如此。”
 
    承担责任?承担【领导责任】的大人物当然会找到一些倒霉蛋去承担【主要责任】。譬如某些诱骗善良虔诚的主教与伯爵,提供错误情报诱导光荣伟大的骑士大人们坠入陷阱,围观骑士们血战至最后一人丝毫不施援手,最后毫发未伤、安然打酱油回来的骗子、人渣、怯懦者、异端……
 
    不会是别人,只能是这些运气背到极点的杀手。
 
    无论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如果他们能够开口说的话。
 
    “我认为他们能留下条完整的尸体就应该感谢母神玛法了,说到底有些秘密由死人来保守才最让人放心。”
 
    除了效忠李林这个选择外,不管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精通生存哲学的杀手们知道该怎么做。
 
    【对这种处置方式真的很拿手呢。】
 
    对那张挑不出错处的笑脸丢过去一对白眼,有过切身经历的精灵暗自吐槽。
 
    不经意的布局,调整事态节奏,让发展方向逐渐掌握在手中。到了最后,除了顺从他之外不再有其它选项。
 
    “我也一样没得选,现在我手中的力量仅仅局限于单纯个人武力和尼德霍格的忠诚。除了这种粗暴的手段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当周围的力量累积到一定程度,这种事情自然也就可以避免了。”
 
    “……就请你从【不再窥探他人心思】这一点做起好了”
 
    “伤脑筋,你可是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不见得要我把眼珠挖掉吧?”
 
    捋过黑发的手指虚点着让人联想到【鲜血】字样的红色双瞳,随即貌似无奈的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苦笑着。
 
    “你觉得那些忠诚誓词的可信程度有多少?毕竟都是些给钱就杀人、随时都能找新雇主的杀手。只不过现在暂时摆出服从你的样子,以后谁知道会怎么样。”
 
    受不了孩子气十足的举动,精灵皱着眉让争论重新回到原来的主题上。
 
    是质问,也是试探。
 
    她想确认一下。
 
    这个人的手腕以及……气度。
 
    “拿钱杀人的人可以为金钱背叛,为信念和精神杀人的人也可以用类似的理由背叛。世间本来就没有【无条件的绝对信赖】这种说法,【以忠诚服从换取延长性命】――我和他们现在的关系就是这样简单一句话就能够表达的东西。如果他们有想要脱离我的掌控之类的想法念头,我会在第一时间让他们尘归尘、土归土。他们清楚这一点,更清楚我一定会这么做。好不容易拾回来的性命,在没有足以让他们发疯的诱饵出现之前,他们是不会多做他想的。”
 
    “……那就好。”
 
    【还是看不懂他。】
 
    像是咂嘴的叹息随风流走,和话语相反,内心并不是那么平静。
 
    不符合外表年龄的洞察力、处事过程中展现出的洗练、强大的武力、过人的智力……
 
    太过完美、太多神秘使得那张异国风情的容貌多出了一股捉摸不定的气质。
 
    处于危险均衡下的临界美感――如果要形容那股难以言喻的无形,只能如此来描绘。
 
    就像某种精心打造的艺术品,但绝非仅限供人观赏这样用途单一的产物,更不要说那些附庸风雅的浅薄东西。
 
    “……你究竟是什么?”
 
    又一次,这个问题在嘴里咕弄着。相比之前,多少淡去了些敌意和警惕,也因此迷茫的色彩更为凸显。
 
    “人类、怪胎、怪物、异形。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认知解读是生物的自我防卫机能,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呃……那个……你生气了?”
 
    爽朗干脆的语气在像做错事一般的局促不安间降低了调门,歉意在慌乱的眼神里流动着。
 
    “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温和的笑容没有丁点的破绽,语气也还是淡淡的。
 
    不过,能感觉得到。
 
    对简单的一句问话,他似乎不能适应,产生了疑惑。
 
    果然――
 
    “流亡四散千年之久的吾等一族,在人类的口中、在兽人的口中一直这样称呼我们――【邪恶的子嗣】、【贱种】、【怪物】。”
 
    立场其实很相似。
 
    “这种侮辱的烙印和劫掠、屠杀一直伴随着我们,所以……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像个孩子似地,被人一直追赶,直至走投无路,依然倔强的不肯哭泣的孩子。
 
    “名字……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深深的一口气让初春的微凉空气充满肺叶,带着一点点羞涩、一点点忸捏,轻柔的吐息和字句一起从薄薄的诱人嘴唇中吐出。
 
    放弃了某些纠缠想法办吐出废气,第一次收敛笑容,完全平静没有起伏的表情显露出来,稍高于少女身高的平视目光正对着翠绿色的瞳孔。
 
    “李林――齐格菲.奥托.李林。”
 
    不过是一个混杂了捏造之名和备用代号的伪物,为了方便世间称呼、记忆的代号,亦是充满讽刺和谎言的伪名组合(注1)。
 
    “齐格菲-奥托-李林。”
 
    少女同样收敛表情,一字一顿的复诵这个名字。
 
    简单的举动让李林第一次产生了【疑问】。
 
    不过是个伪物――
 
    为什么?
 
    如此的郑重?
 
    如此的小心?
 
    “黑发的访客李林。我,来自尼福尔海姆(niflheim)山谷的布伦希尔.腓特烈西亚(www.13800100.com)愿意为你指出前往吾辈故乡的道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几个条件,否则――”
 
    “别轻易的许诺发誓,你是个恪守誓言的女孩。在互换条件是随便起誓只会把你逼到进退两难的夹缝之中。仅仅因为一时不慎重的思考而招致这样的结果可以吗?”
 
    毫无情绪波动的语调丝毫未变,但语速有了些许的加快。
 
    简直和拿人没辙而焦躁一个样子。
 
    这奇特的神经信号从未出现过,李林不得不启动同步自检程序来进行后台检查。鲜红的眸子看着像是在思考的女孩。
 
    “考虑过后,果然还是应该定下准则才是,做自己不习惯的事情实在别扭的让我难以忍受。”
 
    说着撒娇似的话,开朗的、春天绿色原野般的笑容在布伦希尔的脸上绽放。
 
    美丽的姿容无论搭配什么样的表情都会有其独到之美,布伦希尔迄今为止也展现过各种各样的表情。
 
    其中从来没有微笑。
 
    【很相衬。】
 
    李林做出了这样简单确实的评价。
 
    大概再也没有打自心底涌上的微笑这般和布伦希尔相衬的表情了。
 
    “严守我族的秘密,在我族之地不滥用暴力,还有――”
 
    无暇的笑颜中透着一丝的促狭,红润的嘴唇慢慢变换着口形。
 
    “请你以传授知识者的身份前往我们的领地,【李林先生】。”
 
    “被摆了一道啊。”
 
    初次品尝到被女孩捉弄的感觉,少年扶住没有任何痛感的额头,脸颊肌肉把嘴角扯出爽朗开心的弧度。
 
    看上去和真正的因为无奈而自嘲的笑容并无二致。
 
    %%%%%%%%%%%%
 
    注:李林的全名是齐格菲.奥托.李林,作为姓的【李林】源自犹太教法典中所记载:“亚当与第一位妻子莉莉斯生下了恶魔之子李林(lilin绝不是中国人的名字)”,而作为名的【齐格菲】来源于北欧神话最大的英雄齐格菲。所以说这个名字组合本身就是嘲弄。
------------
 
12.哨兵(一)
 
    【我一动不动,就像一块石头。】
 
    马克西米利安.休伯特.提尔(www.13800100.com)心中默默念叨着,呼吸拉的悠长而缓慢,带有体温的白色鼻息滤过亚麻布,化作无色废气消散在森林中。
 
    年轻猎人藏身于石堆后面,在视线下方是一片被尚未消融的积雪所覆盖的开阔地,如果雪全部融尽的话,可以看见一条踩出来的小径。
 
    通往他们这一支精灵聚居之地的必经小道――提尔大半天下来几乎没从这片变化缓慢的目标上移开过,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这单调的任务。
 
    为了在人类、兽人的军队或者是危险种靠近村庄时,为族人们提供预警、留出让大家能够做出反应的时间,静静注视着随时可能发出敌情的任务区块的一名哨兵。
 
    他们是第一道警戒线,也极有可能成为战斗开始时第一批牺牲者。
 
    运用玛那将信息凝缩传递的技术随着千年之前王国的崩坏一并远离了他们这一族,现在对无法驱使玛那的精灵们而言,魔法、玛那是和【天灾】同义的词汇。
 
    当魔法出现在眼前,杀戮多半也随之来到身边。
 
    放倒山顶的小树,模仿鸟叫的暗号,点燃火堆升起狼烟,射出会鸣响的警示箭――在发现敌人后,哨兵们会采取这些方法来示警,然后利用熟悉的地形退入山谷。不过像这种浓雾笼罩的日子里只有最后一种手段,而那种手段也会惊动敌人,将自己至于险地。
 
    每个哨兵对这种事情早就心中有数,他们清楚自己可能会面对失去性命的危险,就算这样,他们也想尽力守护身后的族人们。
 
    即便有着这样深刻的觉悟,有些东西并不会因为精神坚定而发生什么变化,譬如――实力差距,又或者是自然气候。
 
    现在已经是初春时节,前几天下了一场雪,现在融雪时节正是最为阴冷的时刻,这些暗哨不能生火取暖,湿寒空气不断穿透衣物侵袭着身体,寒意一直刺到骨头里,身体差一点的冻伤甚至冻死都不稀奇。
 
    【得提醒下一班,让他们准备些毯子什么的。】
 
    提尔咬着牙抖动了一阵手脚,肌肉收缩产生的些许热量暂时镇住了渗透至骨髓的冰冷麻木,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热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