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无奈的一笑,抖搂着手里的绢布

刘表赞许的笑道:“嗯……好!”今日虽然大败,但是找到了李元杰的秘诀,当然了这都是刘表等人自认为的,还有得到了魏延和黄忠两个猛将,刘表的心情也终于好了一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刘表立即起身,吩咐道:“好!既然这样,各营整备,大将军蔡瑁!”
 
    “末将在!”蔡瑁拱手道。
 
    刘表道:“命你立即着急人马仿制此马镫和马蹄铁,以最快的速度装备我军骑兵,更是要研究着幽辽军的铁甲,尽早打造如此好品质的钢铁,以为我军盔甲!”
 
    “诺!”蔡瑁道。
 
    “哼!李元杰!我早晚也会有一支一样的铁甲军!”刘表恶狠狠的说着…………
 
    而在李林的大营,李林得胜而归,军心大振,李林一到营门,立即跳下马来,给一旁人吩咐着道:“立即统计伤亡人数和俘虏人数,在看看俘虏里面有什么有用之人,最好打探到刘表大营中的消息,对了从冀州运来的军粮怎么样了?”五天没在,刚才是因为计策,李林才显得懒散,现在一场大战结束,自己的计策让自己赢得了一场胜利,但是自己这么多天没在,营里的不少事情还要过问,要知道,大战之时,一秒钟都是可以决定战事胜负的关键,所以李林一进来,就要聚齐所有相关人员,了解大营之中的事情。
 
    一阵的交流,李林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有徐邈加上杨修这个年轻但是有大才之人在,营内平安无事,而且随着程昱在冀州的时间增长,冀州的稳定也在随之增加,军粮也是很准时到了营内。
 
    徐邈走到李林身前,弯下身子小声对坐着的李林说道:“主公!这是孙权的书信,一天前送来的!刚才主公回营,某心中焦急,忘记了…………”
 
    李林听着徐邈的话,结果了书信,打开一看,无奈的一笑,抖搂着手里的绢布,笑道:“这个赵虎啊!真是能给我惹祸!”说着,将书信递给徐邈,一旁的杨修还凑上来看看。
 
    李林说道:“现在那江东孙权要我给一个交代,这可怎么办?”
身匪气可是改不了了!”
 
    “哈哈!”一边的杨修忽然笑了出来,李林和徐邈疑惑的看着杨修,杨修笑道:“主公,这是好事啊,赵虎将军劫掠了这么多的人口,正是补充了主公的人口啊,主公常说,百姓乃是资本,这一下岂不是资本增加了?”
 
    李林道:“现在人家孙权发现了,要我们给个说法,不然这不是破坏我们俩之间的联合的关系吗,我该怎么办?”
 
    杨修一摊手,道:“不用怎么办啊,主公,劫掠广陵的乃是海贼,不是都说了吗,乃是什么镇海天神坐下的大将军,与主公何干,那孙权也只是猜测是主公,并没有证据,就靠着一个船只的画像就断定是主公?”
 
    李林恍然大悟,一拍桌子道:“对啊!这个孙权,差一点让他给诈到,你被海贼抢了,跟我有毛关系啊!”说着,李林和杨修相视一笑,但可都是邪恶的笑容。
 
    徐邈看着杨修,赞许的点点头,这个杨德祖虽然年岁尚轻,但是才智绝佳,只不过太过爱表现,而不喜与被人交际,有些各色,不过能有这样的出身,这样的能力的人,也算是有情可原。
 
    李林点点头,道:“好!那我就不管了,跟我没关系,孙权这么说,岂不是陷害我吗?不管了,孙权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诶!”杨修摆摆手,说道:“主公不可,主公这样岂不是显得主公心虚?主公不如书信一封予孙权,对其被海贼所劫表示十分震惊,而震惊之下,主公要与此事撇清关系,那孙权又没有准确的证据,若是在如此的纠缠下去,岂不是就拿孙权要迫害我幽辽与江东只见的联合关系吗?”
 
    “对!”李林说道:“反客为主,德祖好几!某这就给孙权那个小子写信!哼!臭小子跟我玩!你还嫩点!”
 
    看着李林的样子,徐邈咂咂嘴,接茬说道:“主公,那赵虎这个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