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就已经预示着山寨先登营的破所以下一步鞠义就

 “哈!”野兽一般的嚎叫暴起,太史慈奔着许亮扑了过来,许亮这一次当然不会像刚才那样的大意,赶紧后撤,转了几个圈避开太史慈的锋芒。
 
    “唰!”的一声,许亮赶紧爆出腰间的佩刀,警惕的看着太史慈。
 
    而太史慈也是赶紧起身,“唰!”拔出腰间佩刀,与许亮对视。
 
    狭长的刀刃闪着寒光,大雪依旧下着,因为二人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身上的雪花更是不少。
 
    “哼!”太史慈恶狠狠的瞪着许亮,看到了许亮手里跟自己一样的兵器,一样的林刀,太史慈冷哼一声,厉声道:“畜生,你竟然还敢拿着主公赐给你的佩刀!”
 
    金字辽旗,象征了李林的最高权力,而麾下几大将军,乃是李林所封的封疆大吏,镇守一方的将军,就那么几个,李林军队赏赐黑字辽旗,右下角会有那将军的姓氏,而连带着黑字辽旗的同时,便是一把林刀。
 
    林刀的工艺,就算已经研究出来的辽刀的许亮来说,依旧是神秘的,因为真实太困难了,护卫营在长安全军覆没,刘和那里林刀更是等到不少,但是李林花了多少年花了多少精力研究出来的林刀,那是那么容易仿制的,在军中,也就只有血杀营和护卫营配备,加上李林和黑字辽旗的将军,本来许亮想要查抄在幽辽的工厂,但是李林怎么会让林刀的工艺留在别处,知道林刀的工匠早就已经跟着李林下了中原。
 
    而许亮如今手中的林刀,不错,依旧是李林赏赐的拿一把。
 
    许亮冰冷的脸上没有表情,就连雪花落在上面都好似让这冰冷给弄得不会那么快的融化。
 
    “许亮!你死吧!”太史慈怒喝一声,林刀由下到上,狠狠的一条,立即跳起来一串地上的积雪,一瞬间就冲着许亮杀去。
 
    许亮虽然没有太史慈那样的战力,但是十几年的征战,几百上战役,胜多负少,许亮的本事当然也是不会差。
 
    “喝!”林刀一声,许亮立即奔着太史慈杀了过去…………
 
    两家主帅都已经战在一起,可见这战场的惨烈程度,而就在许亮大军的背后,鲜于垠的一众兵马可是很轻松,一个个都抱着膀子看着前面,等着战争快点结束,自己好干净过去捡剩下的。
 
    “嘿!”鲜于垠轻轻拍了拍自己吊着的那个胳膊上的积雪,喃喃说道:“最好那许亮的大军被打的半死,自己在过去,那许亮还会谢谢自己的救命之恩呢!在以后…………”鲜于垠脑海里面立即想象出自己趁势将许亮的大军收编,甚至还可以控制许亮的幽辽,到那个时候,还管什么刘和怎么样啊,要是打不过李林,就赶紧跑到幽辽去,做自己的土皇帝!
 
    前面许亮打的拼命,鲜于垠这里美梦做的越来越像真的,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就在自己的身后,两路大军已经虎视眈眈的杀来…………
 
    “什么声音?”处在最后的几个鲜于垠的兵马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前面的喊杀声,还有呼呼的北风声,几乎让他们不怎么能够听清一旁的其他声响,但是出于最后的人,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蓦然回头,几个士兵差一代呢没背过气去,就看着自己的身后,一片黑影已经接近,风雪之中,一杆杆大旗盯着顺着北风而进。
 
    一个士兵立即大喊出来,道:“啊!不好了!身后有敌军,身后有敌军!”
 
    这士兵都不用判断,虽然还没有看清身后出现的人马,但是不用说,肯定是敌军啊,鲜于垠好几次跟李林交锋都是这么被玩了!
 
    “将军!将军!”士兵疯狂的跑到了还在做着美梦的鲜于垠身边,立即喝道:“有敌军……有敌军!”
 
    “你说啥?”鲜于垠还没听清,追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身后的一大帮士兵都已经看到了接近的敌军,立即指着后面大喊着道:“接近!是敌兵!敌兵从背后杀来了!”
 
    “啥!”鲜于垠惊叫一声,大嘴张的胃差一点从嗓子眼出来,幸好自己这边是顺风,不然都得被风给呛死。
 
    鲜于垠发了疯一般的转生往后面跑去,而此时,对面的大军已经接近的可以看到旗帜。
 
    “什么……什么……鞠!鞠义!”鲜于垠一看到对面来人的大旗,立即就明知道了来人是谁,立即骂道:“则么回事!鞠义不是在邯郸吗!高顺那小子死啦!”
 
    三路大军,中路李通抵挡许亮,太史慈攻打鲜于垠,而这鞠义,正是抵挡高顺从邯郸南下的一路,也是胶着之势,但是高顺的邯郸兵并不是很多,这冀州的战事主要还要看许亮这里,所以好像是逊色了许多,但是这样关键的时刻,鞠义忽然杀了过来,这谁能受得了…………
 
    “将军!怎么办啊!”一旁的亲信立即嚎叫了出来。
 
    “呸!”鲜于垠狠狠的吐了口吐沫,道:“还能怎么办!”说着,阴狠的一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已经跟太史慈的大军大的可开交的许亮大军,面色满是阴霾,道:“这都是他们幽辽军李林自己的事了,咱们就被跟着搀和了!”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没有明白,鲜于垠立即喊道:“还看个屁!跑啊!”
 
    “啊!对!”周围人立即反应过来,狠狠一点头,喝道:“兄弟们!跟着将军!撤啊!”
 
    “撤!撤!快撤!”
 
    一声声的喊叫声,就看到本来在许亮大军身后的一片人马,立即脱离开了许亮的队伍,奔着东方而去,显然鞠义的人马就是从西面过来的,而鲜于垠的意思很明白,要回东面,西面还有自己翼州的平原和乐陵,够自己多一阵,静观其变了…………
 
    本来鞠义还要有一回才回冲到眼前冲杀许亮的大军,但是鲜于垠一跑,许亮的士兵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人就是这样,要是忽然背后杀来敌军,要是背后的人马奋勇抵抗,那么其余的兵马肯定也会拼死抵抗,但是要是自己身后的兵马保命逃跑,那么其他的人也会立即起了逃命的心,一瞬间,许亮身后的大军乱作一团。
 
    “啊!不好了!鞠义杀来了!鞠义杀来了!”
 
    “兄弟们!别后有敌军!背后有敌军啊!”
 
    一声声的大喊,吼叫,惨叫!吧这个消息一会就传遍了整个战场。
 
    “嘿!”一声爆喝,许亮被太史慈击退数步,身子晃了三晃才停住,在看太史慈,虽然有些喘着粗气,但是仍然是游刃有余,面色不改。
 
    “什么?”许亮听到了身后大军的嘈杂的吵闹之声,浑身一震,冰冷的脸上除了跟太史慈激战过后的通红还有一丝惊讶…………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冀州最后之战(4)
 
    “你们原来…………”许亮冷酷的瞪着太史慈,低吼道。
 
    “嘿!”太史慈舔了舔嘴唇上的雪花,邪邪的一笑,说道:“嘿嘿,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告诉你,在你反了主公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呼!”许亮的呼吸更加的沉重,脑门上的汗流了下来,这样寒冷的天,许亮还抹了抹脑门上汗水与雪水和血水的混合物。
 
    “全军死战!”许亮爆喝一声,浑身发力,好似希望让声音可以传的更远一般,林刀双手紧握,看向了太史慈,“杀啊!”许亮咆哮一声,冲着太史慈杀了过来。
 
    “哈哈!”太史慈狞笑两声,同样爆喝一声道:“好!来吧!”说着,也举着林刀冲了上去。
 
    许亮说是全军死战,但是这样的情况腹背受敌,如何能战,就看鞠义带领大军已经接近,许亮大军一阵恐慌。
 
    “先登营!放箭!”看到了鞠义大军的接近,自然有许亮的亲信冲了出来,毕竟许亮可是在幽辽多年,死忠自然不少,许亮是在和太史慈鏖战,单对单还落了个下风,但是身边的亲信还是极力想要安抚一旁受惊的士兵,一看鞠义人马过来,立即组织精锐的弩手先登营攻击。
 
    “先登营!”策马在前的鞠义听到了这样的吼声眉头一皱,先登营?那可是自己麾下精锐的人马,中原大战之时早就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最后已经和长矛兵,破军营合并成了破杀营,归郭淮麾下统领,怎么冒出来个先登营?这哪跟哪啊?
 
    而一旁自然有人狞笑道:“将军!许亮这个叛徒肯定是模仿咱们先登营的做法,有训练了一直先登营!”说着,对面的弩箭就已经招呼过来。
 
    鞠义什么人,自己训练出来的精兵,怎么可能让许亮这样的玩弄,一看对面山寨先登营的兵阵,鞠义不削的喝道:“哼!想要模仿我的人,那还要先模仿我的面……啊不是!先要模仿我的练兵精锐!”本来就是一片混乱组织起来的先登营,加上一个个都是许亮弄出来的山寨货,在本主的眼里,肯定都是渣渣了。
 
    “真是丢了我们先登营的威名!”鞠义一旁的副将也是很不满的说道,先登营当年在冀州就是颇有威名,八百先登营勇士打的公孙瓒都没了脾气,白马义从都是不惧,后来跟血杀营一场恶战,这才知道了这天下真正恐怖的存在,但是先登营的牛逼实力是不容否定的。
 
    “骑兵停止冲锋!”鞠义立即一抬手,下令身后骑兵停下,众人赶紧勒住马缰,拨转马头,减速,改变方向,分左右散开,既停止了冲锋,也要躲避前面射来的弩箭。
 
    “刀盾兵!上!”鞠义一挥手,身后千余名精锐的步兵身穿盔甲,手中厚盾,顶着的盾牌就杀了出去。
 
    自己的训练的先登营,鞠义自己最了解,在骑兵冲锋只是,先登营忽然杀出,那就是骑兵的灭顶之灾,自己令骑兵奔袭而来,步兵在后,所以千万不能让骑兵先上,麾下这些个步兵才是可知先登营最高的办法,骑兵目标太大,虽然冲锋极快,但是那先登营快弩一过,依旧是一片一片的倒下,对待许亮如此的优势之下,鞠义可不想死伤太多…………
 
    就看冲出去的步兵立即快步散开,成之字行进,躲避着飞射而来的弩箭,本身许亮那边本来是顺风,一转头就变成了逆风,山寨先登营的弩箭顺之事威力大增,一逆风威力立即减弱,而且箭矢的方向更是被朔风吹的捉摸不定,根本不知道射道哪里去了,而那些步兵都是顶着盾牌,就是闷头往前冲,脚上风骚的走位就可以了,听着盾牌上的叮当之声,后面的士兵很少会受到伤害。
 
    鞠义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邪邪的一笑,自言自语道:“哼!我就知道,这帮小子根本不会变阵!就知道一通乱射!”
 
    百般武器,弓弩第一,正是因为在冷兵器时代弓弩的远程杀伤的威力,但是往往都是一大堆的弓弩手排列在一起,一同激射而已,造成的杀伤虽然很大,但是只要对方机动性增强,而你这边弓弩手龙蛇混杂,箭术好的少,那肯定也是白搭,对面骑兵狠狠一冲,你还没射躺下多少,人家就到你身边了,所以鞠义的先登营,别看最开始只有八百人,但是鞠义运用自己多年的作战经验,特别适合北部胡人骑兵交战是积攒下来的经验发明了几个弓弩手的布阵方式,很是奏效,每种阵法还会在不同的情况下有几种变阵方式,那许亮就是学了一个表面,怎么可能学到精髓,如今便已经展现了出来…………
 
    眼看着步兵已经冲到了三分之二,鞠义一挥手,喝道:“给我杀!”随即自己策马率先杀出,身后骑兵立即响应,喊杀声一片杀向了许亮的后方。
 
    步兵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就已经预示着山寨先登营的弓弩阵已破,所以下一步鞠义就是赶紧下令骑兵冲锋,攻杀许亮这个叛徒。
 
    “当!”
 
    “啪!”
 
    “砰!”
 
    一声声的乱响,在这样的厮杀的战场上是多麽的不起眼,但是这厮杀的两个人可是能够主宰这一场战役的两个人,正是太史慈和许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