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杀进了兵阵的战马,没有感到恐慌反而兴奋了起

所以后面的张全,看到那飞燕精骑杀了过来,就好似策马狂奔过来,什么都没做,但是自己麾下的曹军将士确实一排一排的倒下,而自己的兵阵也随之被豁开,飞燕精骑径直的冲了过来,曹军一片惨叫声响起。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骑兵为何如此之厉害!”看着自己的军队竟然连敌军骑兵的冲势都无法减弱,张全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已经杀入阵中的飞燕精骑,更是有如饿狼冲进了狼群一般,要说一般的骑兵,就算是李林麾下的幽辽精骑,杀进了阵中,只要冲势一减,骑兵的威力都会大大的减弱,只有有了过多步兵的包围,那骑兵胯下的战马就会成为累赘,所以李林便设计了铁甲军,又是重骑兵,又是重步兵以平衡这个巨大的缺点,就算是杀进了兵阵,敌军也是对铁甲军无可奈何,甚至是很少能够伤到铁甲军的分毫,而其他的骑兵,李林更是为了要减少己方士兵的伤亡,每每命令骑兵率先冲击敌军大阵,都是为了要将敌军的兵阵搅乱,只要真心一乱,李林或是攻击侧翼,或是全军压上,绝不会让自己的骑兵困在敌兵的阵中。
 
    而再看这并州兵的飞燕精骑,更是不寻常,他们马上的士兵十分的勇猛,就算是战马听了下来,双刀左右开弓,也是大面积的杀伤敌军,刘和手里的,乃是李林最先发明的弯刀,当然在刘和手里之后,刘和也是加大了改良,特别是司马懿来到之后,更是将自己从李林那里挖掘出来的打造兵器的蛛丝马迹提了出来,有不少很有建设性的建议,而李林后期更改的弯刀,也就是现在的辽刀,已经想苗刀的方向靠拢,减少的弧度,而增加的长度,而这飞燕精骑手里的弯刀则是不然,司马懿之后的改进,刚好与李林的相反,他更加发挥了弯刀刀身弧度的优势,是弯刀更加向蒙古刀的方向靠拢,使得现在飞燕精骑手里的弯刀,那是单手刀,而不是如同辽刀一般的双手刀,这样一来,便可以左右开弓,在骑兵周围的一圈都是杀伤范围,而且这样一来,更加增加了骑士奔袭的杀伤力,有了并州战马的速度,骑士在马上根本不需要什么动作,只需要两把弯刀伸出来,上前的敌军便会纷纷倒下。
 
    但是这还不是飞燕精骑最为令人恐怖的地方,你是骑兵,借助马力的同时就要受到战马的束缚,但是在看这飞燕精骑,杀进了兵阵之后,曹军的惨叫声更加的凄惨,只要是在圈外之人一看,就会大为惊诧,张全都是已经看愣了,士兵的勇猛商榷训练,但是这战马的勇猛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全喃喃的说道:“难道这于毒的战马一个个都是战士吗?”
 
    何止是战士,简直比战士还要勇猛,杀进了兵阵的战马,没有感到恐慌反而兴奋了起来,只要有曹军挡住了战马的冲势,战马竟然对曹军展开了疯狂的攻击,甚至都不顾及马上战士安慰,或是用马题踩踏,侧踢,或是直接用头撞,而飞燕精骑的战马的头上都有保护的铠甲,而且铠甲上端,更是伸出来一根尖刺,更是增加了战马用头部撞击敌军的威力,因为战马的攻击而受伤的曹军逐渐增多,甚至比敌军的骑士斩杀的曹军还多,这也正是为何飞燕精骑杀进了兵阵竟然还不怕受到战马的制约,因为他们的战马,比马上的战事还要猛。
 
    纵然看的心惊肉跳,但是张全仍然没有退缩,一声咆哮,怒吼一声“兄弟们,杀啊!”说完,便立即策马冲出,向已经冲过自己的前方阻挡的兵阵的飞燕精骑杀去,而身后的士兵也是一声怒吼,跟随这张全杀了过去,这也是张全带着的所有骑兵,还不到一千人。
 
    “哈哈!找死!”马上本来的于毒狞笑着看着冲过来的张全,立即一拨胯下战马,径直向张全杀去,也随之直起了身子,手腕一抖,两手的弯刀打了一个圈,旋转一百八十度,便成了正手我这弯刀,这也正是要与骑兵作战的握法,乃是为了跟自己相等告诉的骑士作战,这战刀还反握,就有些使不上力气了。
 
    “呔!”张全一枪想于毒刺了过去,一个闪身,于毒直接从张全的左边擦了过去,而于毒腥红的眼睛,可是把张全下了一条,赶紧拨马回头,而于毒也是这般,一个回合交火,两方压根就谁也没碰到谁。
 
    张全策马战力,听着长枪,而于毒则是交叉着双刀,横在胸前,狞笑着,瞪着醒后的眼睛,看着张全,张全浑身一抖,一低头,差一点吧张全吓的惊叫出来,因为那于毒胯下的战马,竟然也是双眼腥红,人的
    “唰!砰!”不需要任何的惨叫之声,因为张全的脑袋已经被飞奔而来的于毒砍了下来,只是听到了一声闷响,那是张全的头颅落地的声音,于毒邪邪的一笑,一拨马缰,转了回来,弯下身子,要用弯刀将张全的脑袋挑起来,可是却见自己胯下的战马的大嘴伸了过去,于毒假装生气的一拍胯下的坐骑,没好气道:“去去去!一会有你吃的,这个不行!我还要给大王领赏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